访谈视频


    中国是一个经济发展对煤炭依赖程度很高的国家,新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4年煤炭还是占整个能源消费的66%。近年来,由环境政策的日益严格和对公众健康的关切所带来的去煤炭化、减排压力,对我国煤炭消费的未来发展情况和搁浅资产会带来哪些问题呢?

    煤炭消费对环境有哪些危害?

  煤炭利用基本上可以分成开发环节、运输环节和消费环境,这三个方面都有煤炭对环境的影响。

  比如说开发环节,因为大部分煤炭都采自矿井,矿井开采就把地下水破坏了。我国的水资源非常短缺。水资源破坏,还有土地的塌陷、地表的破坏,生态环境也随之减弱。

  此外,还有煤矸石的堆积。这些煤矸石堆日晒雨淋,对地表水和地下水的污染非常严重。当前全国煤矸石堆积差不多有60多亿吨,大约占据了两万公顷的土地。

  从运输环节,在运输的过程有汽车运输、铁路运输,对铁道沿线、公路沿线周围环境的破坏,对当地生态也都有影响。

  从消费环节来看,93%的二氧化硫是雾霾形成物的前置体就是煤炭消费造成的。

  据测算,所以这些都加起来,煤炭消费对环境的影响一吨煤造成的损失大约是302元。加上煤炭燃烧排放的CO2对气候变化的影响。测算成本是一吨160块钱,总共加起来有462元,基本相当于或高于现在的煤价。

    金融行业对涉煤行业的支持情况

  据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和创绿中心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,内源性融资(自筹资金)一直占据中国煤炭行业融资的主导地位。银行贷款占了煤炭外源性融资的主体,且一直呈增长趋势。其他途径还包括债券融资、信托融资、股权融资、民间借贷、金融租赁和信托租赁等。

  研究显示,中国16家上市银行对A168家重点涉煤企业的贷款,在20081月至20143月间,累计发放共计55080亿元的贷款。其中,20082011年我国涉煤行业相关贷款保持稳定较快增长,20122013年对大型涉煤气行业企业的贷款总额增速提高,2013年贷款总额比2012年增长204.5%,年增速提高45.6%。从项目和地域来看,银行对上市涉煤企业的贷款主要集中于煤炭采掘。采掘行业贷款主要集中在新疆、山西、陕西、河南等传统能源基地的省份。

  2011年至2014年,以煤炭为主的能源企业发行企业债募集资金共计1347.6亿元;上市企业发行的公司债募集资金为1058.4亿元,占同期公司债发行总额的15.37%。煤炭债券票面利率平均6.27%,低于全行业债券平均利率7.5%。随着2012年末煤炭价格走低,行业利润减少,煤炭企业违约风险日益加大。

    控煤情景下的能源行业变化趋势

  当前形势下,煤炭在整个能源结构占比下降的趋势会加快。发改委最新研究显示:2050年可再生能源满足我国一次能源供应60%以及电力供应85%以上在技术上是可行的。考虑到天然气的使用占比,煤炭消费占比应该下降到25%左右。

 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煤炭行业就持续走下坡路了呢?

  20146月,习近平主席提出能源消费、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“革命”,其中指出要利用好煤炭,重点要做好煤炭的规划、煤炭的发展、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。基于此,煤炭消费可以用于做一些化工原料或者其他的原料。在这个方面,华能国际做了不少尝试,因为觉得发电还是有钱可赚的,他投资煤电联营项目。此外,还建立了自己的煤运通道。另外还有把煤炭和二氧化碳储存,等等一些把煤转化成另外一种能源形式的尝试。

  所以煤炭的工业不会跨,但是发展的方向要改变。

    金融机构的投资选择

  2013年我国煤炭消费达到了40.3亿,创历史新高,2014年下降2.9%。再加上我们国家控煤政策已经列入了国家政策里面的强制性环节。涉煤行业的投资风险不言而喻。

  首先,在这种情况下金融机构应该对涉煤行业进行分类,对各种不同等级进行评估。因为涉煤行业面临着行业内部的兼并重组,有的企业会存活下来,这类企业我们还会保持关注,其他的企业我们要小心风险,还有的就干脆不要再投了,因为肯定是要被淘汰的。

  对于企业方面,建议建立一个强制信息披露机制,形成企业自我监督、政府监督和社会监督的氛围。

  其次,从行业来看,对于涉煤行业需要关注,比如钢铁、水泥、电力、建筑这几个主要耗煤行业的需求情况。如果钢铁的产量达到顶峰了,水泥产量很快达到顶峰的话,那么对煤炭的需求空间会进一步的压缩。所以我认为煤炭方面投资的方向应该是节能,这些耗煤单位要节能,节能的收益是很好的,我们要注意他们采取什么样的节能设备,一些高效的节能设备的制造产业也是投资者关注的方向。

  还有煤炭的清洁利用也是值得投资的。比如说脱硫、脱硝、脱氮设备,还有洁净煤技术,选煤、洗煤、配煤等等。因此,煤炭产业里面也有可投资的领域,所以我们主要是看那个企业采用更高效的技术,提高劳动生产力。

  煤炭产业是我们国家发展经济的功臣,这个历史地位不会被忘记。但是现在它的角色必须和已经开始转变了。但要转变起来不是像出一份报告、提供几条政策那么简单。转变的时候,因为背的包袱要沉重一点,所以应该用各种方法和政策来帮助煤炭产业的转型。

  本文根据NRDC气候变化与能源高级顾问杨富强老师接受China SIF专访内容整理


报道原文:http://csr.stcn.com/2015/0603/12282036.shtml

China SIF 第24期:国际综合报告的误区
China SIF 第26期:与瑞典责任投资机构对话责任投资实践

上一篇

下一篇

China SIF 第25期:控煤情景下的金融投资选择

2015-06-03 14:55

来源:证券时报网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